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淫妇小兰之家庭旅游原作者:SlutKathy

作者:admin人气:1273来源:

整整一年!整整一年我都没正经休个假,除了偶尔和我老公詹姆斯出去度个周末以外。到了9月底的时候,我妈妈问我是否愿意和她还有我小姨一起去希腊的色法罗尼亚群岛度一个10天的假,我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妈大概55左右,我小姨还不到50,我妈生我的时候还真挺年轻的。我问詹姆斯他是否介意我跟老妈一起去度假,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照顾孩子;詹姆斯想了想然后笑着告诉我说,既然早些时候他花家里的‘公款’买DVD机我没唧唧歪歪的,那他愿意在家照顾孩子让我出去放松一下作为补偿,而且没准儿我还会给他带回来一些礼物和精彩的‘故事’哪。我高兴的蹦了起来,吻着我老公,向他保证说如果旅途中真的有发生什么的话,那我回来后一定会原原本本的把各种细节都告诉他。

  出发的那天我们三个人早早的就出了家门,天气很好,飞机也难得的准点起降。一走出机舱门,我就惊讶于希腊湛蓝的天空和烈日骄阳,这里的天气和英国的阴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租了一个小公寓,不大但总算有个落脚的地方,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我是说,有起居室、厨房、卫生间和两间卧室。我们稍作休整然后三个人走出公寓,在街上随意的漫步着,熟悉着身边的环境。满街都是穿着夏天衣服的希腊帅哥,看的我口水直流,但我实在是太累了,那天晚上我和妈妈、小姨简单的在餐馆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回去休息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三个人在希腊到处观光旅行,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我们决定找个海滩去晒晒日光浴——毕竟在英国哪儿有那么好的太阳啊。当地人说着蹩脚的英语给我们指了路,沿着海岸溜达了半天我们才到了一个狭长的沙滩;但让我们惊讶的是,那里居然是一个天体海滩,当地人可没说在这里只能光着屁股……我耸耸肩然后说服了妈妈和小姨,毕竟这儿是希腊,我们也只是傻傻的外国游客而已,谁又能认得我们哪?我们在海滩上的一堆礁石中间脱光了衣服,但妈妈和小姨最终还是没敢把比基尼三角裤脱下来。我们嬉笑着走到沙滩上躺了下来,闭上眼睛享受着阳光的温暖。暖暖的日光下我们闭上了眼睛,听着海浪的声音沉沉睡去;半梦半醒间我听见我妈妈和小姨告诉我说她们要去商店逛逛,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慵懒的挥了挥胳膊然后眼睛半睁半闭的看着她俩穿好了衣服离开了海滩。

  我又沉沉的睡了过去,不知道多长时间以后我被身边年轻人的嬉笑声吵醒了。我睁开眼睛,发现三个二十岁上下的希腊小帅哥正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瞄着我,互相调笑着说着希腊语。他们看起来明显是到这里来偷窥裸体女人的,但海滩上除了我以外大概只有不到二十个人,其中大多数还都是老人,更别说寥寥无几的几个女性也都六十岁上下而且都是肥婆。他们以为我还在睡着,于是蹑手蹑脚的走到离我大概10几步远的地方,围着我的位置坐下然后互相窃窃私语的调侃着。我决定给他们多看点更精彩的:我装着没意识到有其他人,蜷起双腿,然后两个膝盖往外打开平摊在沙滩上,现在我剃的光溜溜的小穴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了他们面前。我的一只手伸到双腿之间,开始自渎起来。我闭着眼睛想象着他们围在我身边视奸着我,自己的手指轻抚着阴蒂,我慢慢放松然后轻轻的呻吟着,另外一只手开始攥着自己的奶子揉着奶头。

  三五分钟后透过半闭着的眼睛,我看到他们的裤裆明显鼓了起来——这种情况下再装睡就不利于下一步行动了嘛。我睁开眼睛,假装吃惊的看着他们,三个大男孩互相推搡着、给彼此鼓着劲。终于,他们中的一个走到我的身边跪了下来,他拿着我毯子边上的防晒油,用蹩脚的英语跟我说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夫人~”。我冲他笑了笑,说了声希腊语的谢谢:“Efharisto”,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很快,我就感觉到三个人的六只手都涂着防晒油在我身上爱抚起来,他们假装不经意的碰触着我的奶子和大腿,当发现我的微笑变得越来也大时,他们的胆子也变得更大了,不停的有手指揪起我的奶头,或者磨蹭起了我的阴蒂。一根手指慢慢的插进了我的小穴里抽插了几下,为了表示我的感谢,我回应的绷紧肌肉夹了一下那根手指——很有效,插进来的手指很快就从一根变成了三根,往复活塞运动的频率也变得越来越快了。我的身体慢慢变得滚烫,然后屁股拱了起来,浑身颤抖着就在公共海滩上呻吟着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高潮。

  高潮刚刚褪去,我就坐了起来直接抓住离我最近的男生,剥掉了他的游泳裤,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快点操我!”。我的双腿飞快的被他扛在了肩膀上,然后一条地中海风情的大屌插了进来,旁边的俩人坐在边上叫着好,喊着‘让我见识见识希腊男人的厉害’。我揉着自己的奶子呻吟着说着让他快些,再用力点操我什么的话。可能是在公众场所的原因,他很快就射了,我把他的鸡巴和那对肉球嘬干净的时候听见他的朋友们评论道:“天哪,这屄实在是太骚了!”。我被第二个男生摆布成了小狗式,他的鸡巴溜进我骚穴的同时,第三个男生也跪在我面前把他的大屌填进我嘴里。两个人同时操着我的喉咙和小穴,两对肉球不停的撞着我的屁股和下巴。过了一会儿,就当我感觉自己又要高潮了的时候,我屄里的那根鸡巴退了出来,然后我感觉到热乎乎的龟头顶在了我的屁眼上。

  我身后的男生啪的一声打了一下我的屁股,然后说道:“撅好屁股,你个贱货!大爷现在要玩玩儿你的小屁眼”。我主动撅起屁股,像便便一样放松肛门,然后他的鸡巴蘸着我的淫水一点点操进我屁股里。当他插到底的时候还把自己的手指从下面捅进我小穴里,我呻吟着感受着下身两个洞的玩弄,满心以为他会开始操我的屁股的时候,他却完完整整的把整条鸡巴又都抽了出去,然后再用龟头挤开我的屁眼重新插进来一次。反复几次之后,他和正在操我的喉咙的男人终于协调好了步调,开始同进同出起来。我被眼前的男人捧着脑袋使劲的往自己的怀里拉着,就好像我是个人肉飞机杯一样;我也努力收紧喉咙和屁眼,取悦着这两个男人。很快,我眼前的家伙就把他温暖咸涩的精液射进我喉咙里,我主动的吸着气,把精液从他鸡巴里嘬出来。我身后的男人一边打着我的屁股一边夸奖着我,说我紧窄、温暖的屁眼是他操过的女人中最好的。我的奶子像蹦蹦跳跳的小兔子一样挂在我胸前晃荡着,我终于又高潮了,我吐出嘴里的鸡巴,疯狂的扭过头冲我身后的男人喊着,让他快点把他的种子灌进我淫荡的屁股里。当他嘶吼着射出来的时候,我屁股都被打疼了呐。

  当一切终于都结束的时候,三个人把游泳裤都穿了回去。临走前每个人都把玩着我的奶子和我湿吻告别;他们还夸我说我是又骚又漂亮的小淫妇,我也笑着回应他们说谢谢他们喜欢吃英国菜。三个人离开后还不到一分钟,我突然发现我妈妈和姨妈从礁石后面咧着嘴笑着走了出来。我满心震惊的问道:“你们在这里呆多久了?”。我姨妈告诉我说她们大概20分钟前回来的,大概就是我的腿正被希腊小伙子架在肩膀上的时候。于是她们决定不过来打扰我们,然后再躲在边上看了场性爱现场秀。我妈妈笑着说,她从来都不知道我居然浪荡成这样——她认为是希腊地中海的阳光或者天气什么的影响了我;然后还担心的问,如果詹姆斯知道的话怎么办。我只好告诉她们说,詹姆斯非但一点儿都不介意,相反的,他还挺喜欢在边上看着或者和其他人一起和我做爱呐。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里,我们在希腊各地游览名胜古迹,我也勾搭了不少黑头发的希腊帅哥,期间还被我妈和姨妈撞见了好几次,但她们见过几次之后也就见怪不怪了。我在沙滩上和男人们做了几次,嗯~~~还有一间当地餐馆的厕所里——那个男服务生太帅了嘛。事后我还把他带回了我们租的小公寓,当我被他操的精疲力竭躺在床上的时候,赤身裸体的服务生小哥在客厅里和我妈撞了个正着。我妈非但没躲回房间去,反而从包里掏出个立拍得,然后让那个希腊小帅哥回到床上,她给我们拍了好几张裸体的照片。之后,我妈甚至有次在外面逛街回来的时候还‘顺手’给我带回来一个更帅的——她直接了当的在大街上问人家愿不愿意跟她回来操她那个‘又骚又浪的慕男狂女儿’!更离谱的是,有次我们打车出门去个景点,到了地方才发现身上都没带钱包,我妈直接让我给那个出租司机口交了一次抵了车费,然后和景点的管理员又来了一发顶了三个人的门票,最后还有回来的出租车费……整个儿希腊之旅我的小骚穴都吃的饱饱的,但要说差点吃撑的一次,还得说是我们离开前两天的晚上:

  那晚按照行程我们的计划是去一个中世纪传承至今的酒庄改造的酒店去观光和吃完饭,那里离我们住的地方大概10英里远。到达的时候我发现已经有大概20多人已经在那儿了,大多数都是男人;另外还有三四个服务生。我们在三张餐桌前都坐了下来,精致而美味的晚餐和酒进到了每个人胃里之后,餐厅里变得越来越喧嚣了,没过多久,一些男人们就开始嚷着让服务生放上了音乐,还吵吵着蛊惑着女人们上去跳舞给他们看。就在无人响应的时候,我妈妈突然喊了一声:“小兰~上去跳一个嘛”。从她醉醺醺的语调中我就知道她肯定喝了不少……男人们一起起着哄,嚷着:小兰~小兰~小兰!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屋子里所有的人都鼓起了掌。我站到了一张桌子上,随着音乐摇摆起来,服务生们赶紧把那些餐具都撤了下去。一些更粗鲁的男人们有节奏的喊着:“脱衣~脱衣~脱衣!”。我听见人群中我妈妈和姨妈也跟着嚷嚷着:“来吧,小兰,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更多的人跟着他们喊了起来。也许是那些红酒的作用,我轻轻解开衣服的纽扣,让衣服顺着我的肩膀从腰间滑了下去。餐厅里满是男人们的狼嚎和口哨声,我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的蕾丝文胸和丁字裤了。我又跳了两圈,然后学着脱衣舞女的样子慢慢拉下自己文胸的肩带,然后一只手挡着自己的奶子,另外一只手挥舞着那个文胸,笑着扔给了围着我的男人们。我的手随着音乐慢慢从奶子上滑了下来,两只手的拇指插进内裤里,然后扭着腰把内裤脱下,也扔给了欢呼着的男人们——现在除了耳环和4寸的黑色高跟鞋我算是彻底光溜溜的啦。

  人群们都疯狂了,无数双手伸过来摸着我的小腿。我闭上眼睛继续跳着舞直到有猴急的人把我拉倒躺在了桌子的桌布上。无数双手从四面八方一下子就盖住了我的身体,手指在我奶子和下身处肆意的揉捏着,探索着我的下身。手指很快就插进我湿湿的骚穴和屁眼里。我的奶头和阴蒂被人揉搓着,于是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在众多男人的服侍下,我很快就高潮了;我听见了自己高潮时的尖叫,我的淫水不由自主的喷了出来,打湿了漂亮的象牙色亚麻桌布。

  高潮的狂喜中,我隐约听见一个女人喊道:“上帝啊,快给这个小骚货她想要的吧!我是说,快来个男人操她!”。接着是我妈妈的笑声:“没错~男人们快来上我女儿吧,她可骚的厉害着哪——为了一根儿大鸡巴她什么都肯干”。我睁开眼睛,发现我姨妈正笑着伸着手,招呼着那帮男人们。在她们的鼓励下,很快第一个男人就脱掉衣服跪到了餐桌上。我本能的分开双腿夹住了他的腰,他的大屌狠狠的捅进我流着口水的骚穴里。我呻吟着迎接着他的冲击,边上的男人们不停的揉着我的奶子。操着我的中年胖子很快就射了,第二个人马上填补上了他留下的空洞。我歪过头看见我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餐桌旁,她一边用手推着那个男人的屁股,一边大声的评论道:“没错~就这样,好好操我淫荡的女儿!”。

  第二个男人的鸡巴比刚才那个胖子粗大多了,我很快被他操出了第二个高潮。射完之后,那男人飞快跳下桌子然后站在桌边让我替他把鸡巴舔干净,我嘬的啧啧有声,声音大到屋子里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第三个和第四个男人同时操进了我的嘴和屄里,但很快,第五个男人就爬到了桌子上面。“嘿,伙计们”,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拉了起来,“不介意的话我们三个一起怎么样?”。他在桌子上躺了下来,然后把我拉到了他身上。他的鸡巴飞快的插进了我小穴里,刚才被打断的那俩男人也只好耸耸肩,然后又一次操进我的嘴和屁眼里。三重快感让我的高潮像海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我呜咽着浑身打着哆嗦。我身下的男人抓着我的奶子支撑着我的上身,刚被解放出来的双手就被递进了另外两根鸡巴,我替他们打着手枪,同时被三个男人操着,我感觉自己已经被他们送到了奥林匹亚山顶的云端,和希腊诸神们享受着天堂的快乐。

  精液不停的灌进我身上的三个洞里,我替人打手枪打的胳膊都酸了,精液喷在我的胸前、胳膊和手上。男人们主动排起了队,后面的人不停的催促着正在操我的男人们快点。女人们围着桌子称呼我为荡妇、骚屄其他更难听的话。红酒被倒在我的肩头和后背上,男人们像小狗一样趴在我身上啜饮着美酒,同时咬着我的身体留下他们的吻痕和牙印。女人们掐着我屁股、大腿内侧和阴蒂。当我累的终于躺在了污浊不堪的桌布上的时候,一个女人站到桌子上。她撩起自己的裙子,脱下内裤把红酒倒在自己的耻丘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我的嘴上。“骚货!过来舔干净这些酒!”,她一边掐着我敏感的奶头一边喝令道,“你不是就爱这个吗!”。身下,我的双腿被一个男人抬到了他的肩上,他一边操着我的屁眼一边喊道:“贱屁眼!你就喜欢被操屁股,对不对!”。蹲在我头上的女人把她的屄从我嘴上挪开了一点,然后扇着我的嘴巴喊着:“大声说出来!告诉大家你是不是喜欢被操屁眼!”。我只好大声的冲所有人喊着:“是!我喜欢!”。

  她又啪的一声抽了我一个嘴巴,然后喝道:“说完整!告诉我们你有多贱!”。

  “我是一个肮脏的骚屄!我喜欢被操屁眼!”,我放肆的喊叫着,“我喜欢公众场所暴露!我喜欢被轮肏!我喜欢被当众sm!我是个真正的脏婊子!一个喜欢被操的贱屄!”。

  很明显,我的答案还不够让她满意,她继续掐我的奶头直到我尖叫起来。所有的男人们都欢呼大笑着,观赏着餐厅里淫靡的现场秀。当所有人都操过我屁眼之后,我浑身脱力的趴在桌子上呻吟着。围着我打手枪的男人们不停的撸出精液喷在我后背、屁股、大腿甚至是头发上。突然,一声尖利的呼啸声带着一阵剧痛打在了我的屁股上——我疼的尖叫起来,但很快第二下抽打又落在了我的屁股上。我试图挣扎着爬起来,但男人们拉住了我的手腕和脚踝把我固定在了桌面上。一个女人正抓着一根皮带,用力的用它抽打着我。她嘶吼着‘婊子!贱屄’,一下儿又一下儿鞭打着我的屁股和大腿。

  “操他妈的”,她气喘吁吁的暂停下来然后冲其他人说道,“把她翻过来!”。我被仰面放躺在桌子上,拉着我脚踝的男人不怀好意的把我的腿整个儿分开的大大的,我的小穴毫无遮拦的露了出来。皮带呼啸着抽在了我的奶子上,我不停的尖叫着、哭号着。其他的女人们也加入了进来,她们抽出自己男人们的皮带鞭打着我的身体。皮带不停的抽在我的奶头和阴蒂上,呼啸的皮带把我骚穴里的淫水和男人们的精液抽到了半空中。在不停的鞭打中我再次高潮了,我的样子很难说是享受或者是受罪。“看见没有?她他妈的就喜欢被抽!”,一个女人洋洋得意的喊道,“让我们给她再来几下儿过瘾的!”。“别留手!好好惩罚我这个放荡的女儿!”,我听见我妈妈在人群中喊道。更多的鞭打暴风骤雨般落在我身上,我连续高潮了好几次,最后和最猛烈的一次甚至让我都失禁了,尿了自己一身。

  当我身体上盖满红红的皮带印时,鞭打停止了。我躺在那儿,奶子、屁股和整个儿阴部都肿的高高的。但折磨并没过去——我感觉到什么又凉又硬的东西粗鲁的操进了我红肿不堪的屄里,我低下头看去,发现是一个女人正在用红酒瓶的瓶颈操着我的小穴。很快,另外一个红酒瓶也被操进我的屁眼里。女人们轮流用那两个酒瓶操着我,她们甚至把那俩酒瓶倒着拿着,自己攥着瓶颈然后直接把那俩酒瓶的瓶身同时操进我的骚屄和屁眼里,直到我像条岸上的鱼一样在餐桌上蹦跶着身体又高潮了。“我操!我操!看见没有?整个儿两个红酒瓶的瓶身都操进去了!”,我听见一个男人在边上评论道,“都他妈的只露出个瓶颈!上帝啊,这女人过了今晚,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法儿让任何男人操了……”。

  “我猜,只有驴子才会喜欢这种松松垮垮的屄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评论让满屋人都笑了起来,“也许今后他妈的只有猛犸象能满足她了……”。他们把我的脑袋拉到了桌子边,男人们站在桌子这边操着我的嘴;桌子的另外一边,女人们继续换着拨儿的攥着那俩瓶子操着我的下身。当每个人都肆意的在我身上发泄过他们的性欲或者兽欲之后,我被裹在那张脏桌布里拖到了院子里,男男女女们在我身上撒着尿,用他们的尿液试着把我身上快干涸了的精液冲掉。我被勒令张开嘴喝下了好几个男人的圣水,直到我的胃被灌满再也喝不下,尿液从我鼻孔里喷出来为止。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妈妈和姨妈居然笑着站在一边,还举着立拍得不停的拍着照。

  客人们纷纷离开的时候我被留给了那几个服务生,他们告诉服务生们,说我‘洗洗还能用’。于是我又被服务员和还没走的客人们蹂躏了一回。我的双手被捆在一起,用一根绳子挂在餐厅的大梁上。一些人喜欢鞭打我,另外一些喜欢操我。那一整晚,餐厅里回荡着我的痛苦和高潮混杂在一起的喊叫声和男人们发泄兽欲的呻吟声。甚至连我们之前叫来的出租车司机都在餐厅呆了一整晚,他一遍遍的操过了我身上的每一个洞。我问他说这就算小费了吧?他笑着告诉我说这是他这辈子得到过的最好的小费,然后一边操我屁眼一边用手打我屁股打了起码5分钟。

  第二天早上我被解了下来,然后被带到院子里。他们用浇花的水喉冲洗干净了我臭气熏天的身体。酒店经理告诉我妈妈说我比他们能提供给客人的餐后余兴节目可精彩多了,我姨妈向经理保证说,如果下次他们保证提供免费食宿的话,那下次假期的时候她们一定还带我来这里。我妈把丁字裤还给了我,但文胸和裙子被她自己装在了一个袋子里。她跟我说既然我打算当一个骚屄,那就应该有个贱货的样子,文胸和裙子没有也罢。我拖着精疲力竭的身体,只穿着一条丁字裤坐上了回公寓的出租车;刚一爬进车后座里我就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字节数:14140

  【完】

  

=600) window.open("https://attach.s8bbs.com/attachments/Mon_1509/274_6222036_b99725fed52a027.gif");"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floor(700 * (800 / this.wid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