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穿越之我是野比大雄!

作者:admin人气:1782来源:


.
  作为一名大二的学生,并且是一名IT系的男生,可以说,我不为屌丝,谁为屌丝。暑假放假了,似乎什么活
动都与我等屌丝男无关。以代码为生的我,终生只能与电脑为伴了。


  貌似所有屌丝男共有的特点就是宅。游戏、动画、漫画什么的如盐般重要,每天缺了这些东西就像当天吃饭放
没下盐般清淡。什么足球、篮球的体育活动都给我去死吧,哥只为爱情活塞动作体育而生。


  「10」


  「9」


  ……


  「1」


  「叮!」


  此时此刻的我正双眼通红的看着屏幕中迅雷下载界面,犹如一名癫狂的赌徒般执着地紧盯着面前赌局。只见界
面中一份名为「多啦A梦幻想记」的文件显示下载完毕。


  「他妈妈的生殖器官,竟然让老子下载了1个多月,什么鸡巴的Hgame啊。」没错,作为一名宅男的我,
在等的就是这样一个H游戏,而这个游戏是我通过翻墙去到日本I社官方网站看到的最新大作,不惜牺牲一切代价
弄到种子下载而来。


  其实呢,本人对多啦A梦的漫画自小喜爱有嘉,看到多啦A梦最强大的工具——如意电话亭,小小的我就一直
不断梦寐以求,而现在看到了有关多啦A梦的H游戏,已经长大,看了无数遍苍老师的视频教导的我,当然是鸡冻
不已了。


  我努力的克制自己内心鸡冻带着微微颤抖的手,移动鼠标,点开这个游戏。


  突然,屏幕弹出了一个全是写满日文的框框,下面有2个按键,我理所当然的认为,这2个键就是yes/ n
o吧。然后重重地一按下鼠标!


  「吗的!」我大叫了一声,原来屏幕此时并非是安装界面,而是诡异的黑屏,之所以说是诡异,就是因为觉得
这黑得非同小可,好像要把人吸进去一般,可惜我正在满脸的愤懑发泄着按键盘努力地让电脑有所反应而忽略了这
一现象。


  正当我发泄似的按键盘的时候,动作太大,把放着桌子边的咖啡杯弄到了,杯中的咖啡立马溅射而出,不少咖
啡顺着台面留向主机,「噼…啪…啪」的漏电声响起,把我从愤懑发泄中拉回现实,看到如此情况,却让我手忙脚
乱的不知如何应对。


  正当我想从椅子上站起的时候,脚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咖啡,忽然间,一道强烈的冲击感往我身上而来,整个
身子充满酸麻感,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直到完全黑暗前,我唯一想到的就是「他妈的,哥还是处啊,就这样就挂了,
我不甘啊!!!!!」


  然后整个世界似乎寂静了下来,没有车的声音,没有人的喊声,没人电视的音响,什么都没有,寂静得让人害
怕。


  「我死了吗?」我的意识似乎还没消失。


  「我草,这里就是地狱啊?怎么这么安静的,妈呀,不是说有十八层的吗,连鬼影都没看到个。」


  此时,我想大喊「有人吗?」,却无奈发现自己似乎发不了声音。


  慢慢地,我的意识又再开始模糊了,意识再次沉睡。


  「大雄!起床啦,你又准备迟到了!」一声娇喝瞬息而至让我意识开始苏醒了。


  接着楼梯发出强烈的震动并带有巨大的脚步声,然后我忽然感觉到身子一冷,微微地我撑开双眼,想探知发生
了什么事,却感觉到耳朵传来巨大的痛感让我整个人不断地发抖,「痛啊!」,「大雄,你又不起床了,今天难道
你又想迟到了吗?」娇喝声再次响起,却比上一次更大了,因为声源就在我的耳朵旁。


  慢着!


  发生什么事了?我不是死了么,这里是哪里。


  入眼的竟然是日式布置的房间,身子下不是床,却是日本特有的榻榻米,然后再外紧抓着我的耳朵的人一看,
我了个去,凤眉、大眼,樱桃般的小嘴鼓的涨涨的,明显是气愤的样子,再往下一看,黄蜂腰水蛇肚,胸部大团的
胸器不断地随着动作上下颠簸,单手叉腰,一手拎着我的耳朵,雪白的双腿更是引人入胜,黄色的衬衫配上刚好过
膝的短裙的搭配让人毫不怀疑她就是一名家庭主妇。


  如此美丽的熟妇看到我呆呆的望着她,其怒火更加的大了,拎着我的耳朵的手不由加大力度,让我从惊讶中醒
来。


  「听到了吗?限你在3分钟后马上下来吃早饭!」说完,熟妇转身就走,S型的身躯凸显了她的臀部,左右摆
动,消失在楼梯中。


  我马上环顾四周,拿起桌子上的镜子望自己一照,普普通通的样貌,加上大大的眼镜框,这…这是!


  「我擦,还好,样子没变,还是自己,可是?」


  我再低头一下,书桌还是书桌,如此经典的书桌啊,「妈呀,这这我……我穿越到多啦A梦了?」


  没错,这书桌就是多啦A梦里面的藏着时光机的书桌,想着想着,我立马来开抽屉,映入眼的就是哆啦A梦里
面的简陋时光机。来不及我多想,楼下再次传来喊声:「大雄!」


  听到,身子不由自主地哆嗉了一下,这个老母虎让我从心中产生了一丝畏惧。


  「来了!」我边喊着,边找衣服,把身上的睡衣忙着往外脱,手忙脚乱的穿上裤子后,拿着上衣,边跑着下楼
梯边穿上。


  下到一楼的饭厅后,看到那苗条的背影,丰满的臀部让我咽了一口口水,慢慢地,我走向了眼前这位熟妇,我
现在的母亲的背后。


  双手慢慢张开,下身渐渐地支起了帐篷,一步两步,我把帐篷猛地顶着熟妇丰满的臀部,整个身子往熟妇背后
紧靠着,双手搂着硕大的双乳下面,闻着对方身体上发出的阵阵幽香,熟妇似乎被我的动作吓到,呆了一下,然后
带着疑问道:「怎么了?」!


  我望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忽然想到我是她儿子野比大雄的事实,然后脑子马上一转说道:「妈,你真漂亮!」


  熟妇听到,忽然一笑,说:「肯定干了什么坏事吧,给我从实招来!」却对我的动作毫无反应,似乎我的动作
很正常。


  我看着眼前的熟妇,心中的邪念之火慢慢地燃烧起来,下身的帐篷不断在臀部的缝隙间滑动,然后再向双腿间
中心处顶着,说道:「妈,我今天发烧了,能不能不上学啊?你摸摸我的额头!」


  说完不等熟妇反应,松开了一只紧搂着她乳房下方的手,抓着她的一只手就往额头放着。


  由于我被欲望所占,憋得满脸通红,再加上刚刚起床,体温比较高,让熟妇产生了认同感:「还真是有点热。」
由于母亲对儿子的关怀,稍加思索就说道:「那好,就今天哦,今天你就好好休息一下,我等会儿跟你的老师请假
吧。」


  我见我的要求被答应了,心中一乐,下体不由自主地再向前一顶,隔着裙子和内裤,感受着那世外桃源的湿润。
眼前的熟妇却没有说什么,继续为我的早饭作准备。


  对此情况,心中不由一乐,本来嘛,哆啦A梦这本漫画就是少儿读物,里面的人物设定肯定不会过于成人化,
而且毫无涉及成人性爱方面的内容,最最最最H的就是大雄经常偷看静香洗澡的一幕了,而且还是超级萝莉版的。


  既然这里是多啦A梦的世界,那这里设定肯定和作者的设定一样,也就是说这里的人物对性的方面会比较迟钝,
但又不会完全无知,因为能生得出孩子的人会对性无知么。


  正当我不断的利用下体在我这位便宜母亲的双腿间不断揩油时,野比玉子凤眉一皱,说道:「大雄!快点吃早
饭,等会儿我还要帮你请假。」


  听到此言,我唯有放弃继续揩油的打算,「算了,来【日】方长啊!」我喃喃道。


  无奈地走向饭桌消灭我的早饭。


  吃完早饭后,我按照野比玉子的意思回到我的房间休息。正好,我能用这断时间,找找多啦A梦的道具,刚才
吃早饭的时间问过野比玉子多啦A梦去哪儿了,原来又去了和不知道哪只猫儿谈恋爱去了。哎,这机械猫也懂得爱
啊?


  回到我的房间,四处观看,却没发现什么道具,多啦A梦的最强大的如意电话亭当然也不在这里了,书架上除
了一些儿童读物外加课本就没什么有趣的东西了,无奈下打开了书桌的抽屉,想玩一下时空穿梭,却发现自己完全
不懂控制着玩意,要是操作不当,送了我会恐龙时代,哭都眼泪了。


  正当我无所事事的时候,楼下识时的传来了野比玉子的声音:「大雄,我帮你请好假了,你下来洗个热水澡吧,
洗完再休息会好好多的。」


  「好。」我回了一声,就下到一楼的澡堂处。却发现里面已经烟雾弥漫了,热水早已经被准备好了。我没多想,
脱光衣服就进去了。


  「啊,真舒服,擦,原来泡澡是这么舒服的,以前在家都是站着用水龙头开水就洗的,还没试过泡澡,爽啊!」
正当我泡得有点高潮样子的时候,澡堂门特然被拉开。我转头望去,看到的景象却差点让我喷出鼻血,只见野比玉
子散发披肩,一件大浴袍围着身体,却无法阻挡傲人挺立的双乳的突出,深深的乳沟诱人无比,雪白的玉臂露肩而
出,腿部被浴袍遮挡大半却还是裸露出小腿,让人无法抑制足交的幻想,红润的双唇微翘,眼睛带着一副大大的圆
圆的眼镜并不显得老土,反而更添一丝萌意。


  大丈夫,萌大奶啊!


  如此惹火的一幕,让我被温水浸泡得软绵绵的小弟弟,立马挺直了腰杆敬起了正礼,此时此刻的我反应有点迟
钝了,呆呆的道:「妈妈妈,你干嘛了?」


  「你说你不舒服啊,妈妈就来帮我洗洗背啊。」野比玉子边说边脱下浴袍,赤裸着身躯走进了浴池中,和我一
块儿泡了起来,就算烟雾弥漫也无妨我对野比玉子的观察,浅黑色的乳头立在硕大的乳房中,半泡着水,下身的阴
毛浓密茂盛,阴唇被阴毛遮挡着,若隐若现。


  野比玉子不单只泡着,更用手去湿润颈部,手指从颈部自上而下滑落,碰到乳房更用双手托了一下,硕大的乳
房顿时上下颠簸,看得我阴茎胀痛,鼻腔总觉得有东西滴落,正当我可能兽性大发将其按着,将我阴茎插入那湿润
的肉洞的时候,野比玉子站了起来,对我说道:「来,我帮你擦背吧。」说完便拿着毛巾坐在浴凳上,等我出来。


  我立马起身,憋着满身的兽欲,坐在野比玉子前让其帮我擦背。


  野比玉子拿着毛巾轻轻地在我的背部擦了起来,顺着我的背部擦到我的胸膛前,不知不觉间硕大的双乳压在我
的身上,在为我擦身时,乳房上的两颗突起不断地也在我背部摩擦起来。


  澡堂中,一美貌熟妇压在一骚年身上,认真地为其擦身,而骚年却满脸通红,下体屹立如柱,显得有些淫靡。


  野比玉子擦到我的下体的时候却没绕过我的阴茎,煞有其事地认真帮我清洗,玉手拿着毛巾轻擦着阴茎,慢慢
撸了一下,在擦到我的阴囊,搓揉着两颗卵蛋,我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野比玉子的洗擦,感觉有点想象其帮我打飞
机的样子,渐渐地在其搓揉下,我感觉到发泄欲望,正当我想将欲望喷射而出的时候,野比玉子的手却离开了,然
后轻声地对我说道:「好了,擦好了,你继续泡水吧。妈妈也要洗刷一下。」说完就让我到水池里面。


  「我帮你也擦一下吧,妈妈」我急忙说道,野比玉子忽然望着我,然后开心地笑道:「好啊,大雄什么时候变
得这么好孩子了。」说着便转过身子,背对着我,「嘿嘿,当然了,那个傻逼大雄不会孝顺你,就等我好好地孝顺
你吧。」我边邪恶地想着边拿着毛巾往野比玉子那雪白的背部擦去。


  我慢慢地触摸着野比玉子的背部,轻轻地摩擦着,从肩部往下擦着,不对是摸着,把胀痛的下体靠近她的股间,
在摸的同时下体也不断地摩擦着那丰满的臀部。


  我的手渐渐地不甘于抚摸背部,慢慢地伸向了野比玉子的乳房去,「妈妈,我也帮你擦一下前面,好吗?」说
完,我也没等她反应,更伸手握想硕大的双乳去,野比玉子似乎觉得不妥便在我的抓握下道:「等我自己来吧。」
「反正我都帮妈妈你擦着身子了,等我来孝顺妈妈一把吧。」我当然不会放弃如此大好揩油机会了,「大雄长大了
啊。」野比玉子似乎被我的话感动到,话间带着母亲对儿子感到安慰的语气说着。


  看到野比玉子没有阻止,我的双手不在客气,不断地搓揉着那傲人的玉女峰,雪白的肌肤让人爱不惜手,硕大
的乳房让我一只手掌也没法抓握,我用手指在挺立的浅黑色乳头上挑弄着,手掌搓揉着乳房,让其不断变换着形状,
下体也不断地随着动作轻轻地在股间摩擦。


  当然,我不会止步于乳房中,野比玉子似乎还在以一个小孩子的思想看待我,而且这个世界的设定让她对我的
所作所为没有意见。


  我放开一只手掌,顺着乳房滑落到其腹间,腹部似乎因为生育过的原因有小小的赘肉,轻微的发福,却更增加
熟女的妩媚,我在她的腹间抓弄了一会儿,继续向下探索,来到茂密的黑森林处,我没急着往野比玉子的肉洞伸去,
这个世界的设定是对性很迟钝,却并不是无知,若果我急忙忙地去探索她的小屄,肯定会有所反应的,所以我在营
造着一种我在帮她擦身的氛围。


  我不断地在她的阴部上方搓擦着,慢慢地自然而然往下继续下去,果然,野比玉子毫无反应,闭着双眼享受着
儿子对她的孝顺,对她来说是孝顺,对我来说就是「孝顺」,嘿嘿。


  慢慢地,我触摸到了最外层的阴部,由于我坐在她的背后,并不能看到野比玉子阴部的情况,却无碍我抚摸她
的阴部,我轻轻地搓揉着外阴唇,手指在洞穴外面不断摩擦,却不敢伸进去,然后我摸到了一颗肉粒,有小小凸起,
看来我这位母亲在我不断的抚摸下也有了一丝情意。


  我轻轻地逗弄着肉粒,搓揉着,轻捻着,野比玉子的呼吸似乎越来越急速了,我也不断上下其手,一手捻着乳
房使其变换形状,一手捻着阴蒂,向外轻扯着。


  突然,野比玉子发出一声轻呼,小屄中涌出了大量的液体,喷射而出,在其高潮期间,我也趁机快速在她的股
间加速摩擦。


  好一会儿,野比玉子才回过神来,却似乎因为自己在儿子认真帮其擦身下高潮了而有所尴尬,但却没想过自己
儿子对她在做坏事。


  我在刚才的摩擦间也达到了高潮,就立马对野比玉子道:「妈妈,我帮你加些沐浴露吧。」


  「恩」玉子轻应着,我站起身来,自己对着她的背部,猛撸了几下,猛地射在了野比玉子的背部,量比较多,
野比玉子奇怪道:「大雄,不用浪费那么多的沐浴露啊。」


  「没事,妈妈,我不小心按多了出来。」


  「哦,你慢慢按出来就不会浪费了。」


  「好的,妈妈。」我乖巧的应道,心中却想着「不浪费不浪费,哈哈,男人的精液就是女人护肤圣品啊。」,
当然这话我是不敢说出来的。


  看着野比玉子背部被我大量的精液覆盖着,心中成就感不断增加,然后我继续上下其手,把精液途满野比玉子
的全身,特别是那硕大的乳房,被我涂抹得最多了,那双乳房在被我的精液覆盖下,更加晶莹剔透,傲人而立。


  可惜啊,多啦A梦还没回来,要不然我就可以用道具上了这位便宜母亲了。


  在我们暧昧擦身完毕后,这次的洗澡还是结束了。


  但我却不觉得可惜,反正等到多啦A梦回来了,机会就多得很了,嘿嘿。


  早浴在我和野比玉子之间的暧昧动作下结束了。


  至于这么快就结束了洗澡,更不是我不愿意的原因,倒是因为我这位便宜熟母,认为我不舒服,要我尽早回房
休息而早早地结束了。


  无奈之下,忍者满肚子的欲火走回大雄的房间,哦,不,现在是我的房间了。


  房间里,我再次环顾四周,总觉得好像忽略了某些东西,脑子好像有东西一闪而过,我却无法抓住。呆呆地拉
开椅子,一屁股坐下去,看着干净的桌面,连笔也只有一支。


  「哎,这个大雄,果然是不爱读书啊!笔也不准备多一支,要是弄不见了,不就没笔做作业了?」就这样想着
想着。


  突然间,脑袋里的灵光再次闪动!「咦,我刚才想到什么了?」…我再次默想刚才的心里话,「不爱?」…「
读书?」…「笔?」,「草,我刚才想什么啦!」


  我不断地双手错头,拼命的回忆着,越想越烦,那个灵光又开始模糊了。


  这时候楼下传来了野比玉子的声音,道:「大雄,你好好休息啊!妈妈准备出去买一些药回来啊,家里的备用
药都用完了,真是的。」「啊!对了!」我听完后没理会野比玉子,却忽然惊喜的大喊了出来。


  野比玉子似乎被我的喊声吓到了问道:「又发生什么事了,大雄!」


  「妈妈…额…没事了,有蟑螂而已!」


  「真是的,大雄你都这么大了,还怕蟑螂,好好呆在家啊,妈妈等会儿就回来!」


  「好的,妈妈,慢走,不送了。」


  说真的,不知不觉间我就这么快带入了大雄这个角色了,还扮的人模狗样的。


  可惜,我心里此时真为自己抓到脑袋里面的灵光而感到鸡冻不已,反而忽略了这么小小的变化,呵呵。


  「对了!对了!对了,就是准备、备用啊!多啦A梦这么多集里面都经常提到了它有一个备用的百宝袋,虽然
里面的东西不像正货的那个那么多,但它还是百宝袋啊!哈哈,擦,看到我这猪脑袋!」边想着,我就边开始回忆
多啦A梦里面关于备用百宝袋的信息,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记得的并不多,貌似就记住了有一次多啦A梦的正货
百宝袋不见了,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备用的出来了,可惜是残缺的百宝袋,只不过可以像正货那样装很多很多东西
而已,实际上里面的东西不多。(原版是两个四次元空间袋是相连的,没分哪个是备用,在这里修改一下)。


  因为心中的执着(其实就是兽欲),不停地在房间里面翻箱倒柜的,时间一点一滴就这样过去了。


  中午时分,倒下的书柜,书本、纸张散乱一地,放被子的地方也被我翻了出来,遍地狼藉啊。


  功夫还是不负有心人,还是让俺在多啦A梦的枕头下面找到了那个经典白色老土到死了的半椭圆形布袋。


  此时此刻,房间的凌乱程度犹如劫匪入屋行窃,翻箱倒柜般,有过之而无不及。


  想想那个母老虎,回家看到如此情景,还不让我马上学去,一想到一个大学生竟然要和那些骚年骚女坐在一起,
心里就觉得无比恶心,虽然可以调戏调戏这个世界的纯洁骚女门,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呢。


  想着想着就伸手进袋子里面,不断摸索,看看有什么道具能帮我收拾房间,要老子去收拾,还不累死俺了?


  手伸进袋子里的感觉就像在水中的感觉一样,里面的道具一样样地漂浮在里面。


  边摸索边想着「可以帮我收拾房间的道具…可以帮我收拾房间的道具」,突然间,手抓到了一个小小的物体,
顺手一抓,一把拿了出来,这玩意一拿出来后就变得有成人那么高大。


  我定眼一看,原来是一个机械人,这时候,脑袋里面忽然出现了关于这个机械人的说明和用法。


  保镖机器人——这是一种无论你讲什么,它都言听计从的机器人(确实有这个道具)。


  嘿嘿,未来产品就是方便,边想边开口对着保镖机器人说道:「帮我尽快收拾干净房间!」


  一个低沉而带着金属感的声音回应道:「收到,主人!」,说完机械人就自顾自地收拾我的房间。


  看到如此情景,我也没再关注它了,继续摸摸索索百宝袋。


  这次我心中并没有默念什么,漫无目的地乱抓,忽然,一个椭圆形的固体物质落入手中,冰冷的光滑质感让我
无法判断它是什么。


  顺手地,直接被我抓了出来。


  「噔噔!」我高举着那东西,脑袋上貌似有光芒发出,嘴了不由自主地喊了出来:「虚构人物蛋!」,我汗,
不知不觉间代入了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机械猫的角色了。


  脑袋再次出现这个东东的说明和用法:虚构人物蛋——只有把这种虚构人物蛋打开,漫画中的名人就会出现在
你面前,你让她干什么,她就会为你干什么,为一次性消耗品,有效期为2小时,时间到后,该人物及其有关物品
将会自动消失(原版好像没时间限制和使用次数,修改下)。


  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感觉到性福来敲门了,这东西逆天了,我呆呆地拿着这东西在遍地狼藉的地面不断打
滚,口水从我的嘴角中流出,眼神带有无下限的猥琐感。


  我稍稍压抑那鸡冻的心情,尽管这东西是一次性消耗品,但是不失为一种男人的「圣物」。我微微颤抖的双手
紧抓着「圣物」,手中的汗水也把它弄得湿润了。


  心中不断默念…女神女神…!!!给我出现吧!


  猛地,一瞬间,「圣物」被我打开了,我不由自主地扔了出去,在它落地的一瞬间,一股浓郁的烟雾不断冒出,
足足有一人多高,一大团的东西在里面扭动,慢慢地烟雾逐渐的散去了,显露出里面的人物。


  入眼的是那身性感的火红色舞衣,165cm的身高足以显示其高挑的身躯,胸前的胸器随着动作不断上下震
荡,貌似可以听到那股肉感的震荡声,细细一看,硕大的乳房足有E级,不,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性感的舞衣
从玉颈分叉而下,紧紧能遮盖乳房上那两颗樱桃般的凸起。


  下身由舞衣的下半部分遮挡着,如旗袍一般,裸露出性感而修长的大腿,虽然长期的战斗让腿部略显粗壮,却
不由得让人幻想出豹子的野性。


  背部被长长的马尾遮盖,红棕色的柔顺的发丝间隙中露顺莹莹玉背,腰间一黑色腰带紧紧绑着腰部,一个大大
的蝴蝶结带着两条长长的丝带,自然垂下,高翘的臀部将其稍稍拱起,细小的脚掌穿着一对黑红相衬的袜子,手拿
一纸扇。眼神带着些许的迷惘望向四周,似乎在寻找什么。


  忽然间,看到呆坐在她面前的骚年,然后展开如菊花般灿烂的笑容,道:「主人!」,说话间双手排在胸前,
紧夹住那原本就过于硕大的乳房,让其更加凸出,使得人以为其中会流出乳白色的汁液,然后和一般日本女子相同,
90度的向着我鞠了一躬后,等待我的下一步指令。


  (噔!噔!噔——噔,不知火舞出场啦!这里说一下,不知火舞的三围其实是:B87W55H91。而罩杯
的计算方式是:罩杯尺寸= 87- 55= 32cm,D级17。5cm,I级30cm,由于I级过于巨大,我除
了在夜勤X栋看过外,真人没看过。于是就弱化了她的大小,勿怪!)。


  我还在惊讶于不知火舞的性感外表时,一声如林志玲的酥音再次响起:「主人?」,把我从惊讶中拉回现实,
似乎被我冲满淫欲的眼神所吓到,脸上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丝红晕,看到如此情景,下身的老二立马向前敬礼,马
眼上也似乎多了一丝润滑的黏液。


  我定了定神,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淫水,不,口水。镇定地说道:「嗯,说说你的作用吧。」


  「好的,主人!」再次展露出那招牌甜甜微笑,透露着邻家大姐姐的随和,一看就知道是标准的持家型好女友,
温柔体贴,而且擅长料理的那种。不同于她战斗时展现出的艳丽造型,其实其本事是一个性格随和的邻家大姐。


  「主人,我的作用主要是服侍,即听从你的命令,做任何事情。」


  「哦?任何事情吗?」听到后,我的老二再次向上仰了一下,然后眼中再次带着淫欲的眼神慢慢走向眼前的艳
丽大姐,不知火舞并没有丝毫后退,尽管似乎知道我的意思,却还是脸带绯红的站着。


  渐渐地我的双手触及到那E级巨乳,隔着那丝绸般的舞衣,轻轻的抚摸着,感受着其中的软柔质感,伸出食指
和拇指,边搓揉着乳房,边夹着那隐藏在舞衣下的樱桃。被我的挑逗带动了一丝丝情意,不知火舞也轻轻地娇话了
一声「啊!」,酥麻的声音嗲得我淫性大发。


  双手更加不落情面地加大力度,使得硕大而雪白的乳房在我掌中无奈地波动着,不停地变化着形状。我隔着舞
衣,伸口就靠近其中一颗樱桃出,用舌头带着丝绸舔着,口水打湿了舞衣,使得那粉红的乳头若隐若现。牙齿轻轻
咬着乳头,不断挑逗着。


  接着,我长大了口,似乎要把整个乳房塞进口中,用力地吸允着,要吸出其中的汁液似的,另一只手紧紧地用
力搓揉着,发泄着我内心的兽欲,不知火舞被我粗暴行为,弄得娇喘连连,却丝毫不敢反抗。


  双手配合着我般,放在我的头上。逼着我更近她的乳房,慢慢地,她的双腿微微颤抖,内八字型地站着,玉腿
不断互相摩擦。


  我不断地发泄着口欲,下体的老二似乎在抗议般胀痛着,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那硕大、雪白、柔软的肉团。不
知是否因为淫欲的缘故,声音变得沉着沙哑,道:「帮我脱下裤子,抚摸我的阴茎!马上!」


  不知火舞也万般温顺地跪了下来,轻轻的脱下了我地裤子,由于面部过于靠近裤档,裤子一脱下后,阴茎如黑
暗中猎食的恶龙般凶猛扑出,血管如盘蛇般纠缠在阴茎上,过度充血使得其凸显而出,猛地弹在不知火舞带着绯红
的玉脸上,吓得她有点儿不知所措。


  回过神来后,继续我的指令,雪白的双手紧握着阴茎。感觉到下体的燥热中传来一丝丝的凉意,巨龙更加蠢蠢
欲动。修长的手指灵巧地在抚摸着我的阴茎,拇指轻轻覆盖马眼,沾上马眼上的黏液,搓揉着巨龙全身。松开了一
只手,往阴囊摸去,轻轻按摩着两颗卵蛋。一手摸茎,一手摸蛋,眼中带着些许情意地紧盯着我的下体。


  「帮我口交!」沙哑而低沉的雄性声音再次响起,不知火舞义无反顾地张开那樱桃小嘴,努力地把整个阴茎含
进嘴里,带着玉液的粉舌不断与阴茎纠缠。


  我也用手按着她的脑袋,屁股拼命向前挺着,让阴茎进入更深处的湿润软滑处,似乎来到喉咙深处,不知火舞
也不断地发出声音,「唔…唔…唔」,稍稍停留,我就开始在湿润的口腔中抽插起来,不知火舞的双手扶着我的屁
股,努力地支持着身体。无奈地承受着我对她的玉口奸淫,口水由于嘴部被阴茎撑开着,无法合拢,从嘴角不断流
出,我的下体与她嘴唇相碰,也发出一丝微小的溅水声。


  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啊唔噢耶」我也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跪着的不知火舞承受的我奸淫同时,一只手也
开始隔着衣服搓揉着自己的下体,隐隐地看到裹着阴部那部分的舞衣出现了一条水痕,随着搓揉的力度加大,水痕
似乎有了扩大的迹象。


  慢慢地,感觉到火山喷发的欲望,下体抽插速度猛然再度加速,阴囊打在嘴部的声音更加大了,一只小手也伸
来抓握住我的阴囊,按摩了起来。


  「啊!!!!!」我大喊了一声,阴茎如火山爆发般喷射出乳白色的精液,龟头在喉咙的深处不断地喷发,多
余的精液涌上口腔,巨量的精液刹那间充戚着整个口腔。我用力地按着不知火舞的头部不让其离开直至喷射完毕。
「全部给我吞下去!」我再次出声。


  被我的精液呛到,不知火舞在我拨出阴茎的瞬间,却也马上闭上小嘴,小脸憋得通红,不得地闭着嘴咳嗽着。
好不容易才理顺气道,接着才把口中的精液全数吞下。然后轻轻的「呼」了一声,瘫坐地上。看到如此不知火舞如
此听话,心中的好不容易扑灭小小的熊熊欲火,再次旺盛起来。


  吐完精华的巨龙略显疲惫,却不减英勇之风范,慢慢地再次抬头挺胸,如军人站姿般挺立着。血管再次浮现在
其上,我蹲在不知火舞面前,伸手就把那紧能遮盖小部分乳房的舞衣向外憋开,露出两个浑圆硕大的雪白乳球。樱
桃充血人立而起,比之刚才更加凸出了。


  拇指与食指钳住两颗凸起,内心一股暴戾发出,用力扯着乳头,让不知火舞连连娇呼:「痛…痛主人,痛哦…」,
却丝毫没有抵抗。看着她那疼得略带泪光的双眼,内心的暴戾被爱惜之心稍稍遮盖。


  我松开双手,一屁股坐在地上,对着不知火舞说道:「跨坐上来我这!」我指着我的下体。


  「好的,主人。」乖巧的不知火舞带着通红的小脸站了起来,上身舞衣撇开,赤裸着硕大的乳房,每一个动作
都使得那双巨乳四处震荡,慢慢地分开双腿,跨坐我的大腿上来,阴部紧贴着我的阴茎,大腿纠缠着我的腰部,巨
大的双乳压向我的胸膛,无奈变得扁平。


  因充血而凸起的樱桃刚好与我的棕色的乳头相对,稍稍移动就互相摩擦一起。


  因坐在我大腿上,而显得高出了我半个头。我隔着那丝绸舞衣,沿着水痕,移动摩擦着,感受到衣服里面不弱
于口腔的湿润和柔软。


  「把舌头伸出来吧,和我接吻。」


  听到我的命令后,不知火舞红着脸微微张开双唇,吐出那丁香小舌,吻向了我的嘴唇,我当然也不客气了,张
开我的血盘大嘴,一下子就含住了她的舌头,虽然有点点精液腥味,却无碍我和她舌吻着。不断地吸允着她口腔的
口水,像是甘脂玉液般,吸着,吞着。


  房间里,不时地传出了接吻的声音,和女方轻轻的娇喘声,春风吹过,一赤裸双巨乳的艳丽美女如八爪如般纠
缠着同样赤裸,却是赤裸下身,露出那强壮的阴茎的骚年,一片淫靡的景象出现在遍地狼藉的地板上。有点儿不合
景色的就是,傍边有一个保镖机械人(可怜的龙套,请别忽略它,好不容易有一个出场的机会,就别扔它西红柿了。)
自顾自地一丝不苟地执行收拾房间的命令。


  我的双手覆盖着那双巨乳,尽管无法掌握,却阻挡不了我玩弄它的性趣,再次伸出双指,钳住过度充血的乳头,
并没有用力外扯。却是温柔地挑逗着,双指和乳头摩擦,手掌抓握乳房,使其变形。我忘情地和不知火舞狼吻着,
嘴里的口水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的,混合在一起后,在给自的口腔内绕了一圈随便被我们其中一个吞下,如此反复。


  阴茎不断在她的阴部摩擦着,水痕清晰明了地显露在阴部的舞衣上,逐渐扩大到整个阴部的舞衣都是水迹。不
知火舞雪白的双手在我背后乱摸着,而且更加不服输地摸到我胸前,钳起了我的乳头。


  像我玩弄她的乳头一样,挑逗着我的乳头,我的天啊!草,这也行,我似乎也被她的摩擦,弄得凸起了乳头
(乳头充血凸起并不是女性专有的,只不过,男人并不明显,但一样很有感觉。可以说也是男人的一个G点吧,不
妨自己做爱事事,嘿嘿)。


  在她的挑逗下,巨龙摩擦到现在又有了喷发的欲望,她也似乎感觉到了,配合着我,美臀配合着我的阴茎,加
速摩擦,就几下,巨龙再次吐血了……我草,哥有射了…这小娘们难道要把哥榨干?


  我边射着边想,精液射到了她的腹部或阴部,完全打湿了她的舞衣。


  吐着吐着,阴茎慢慢软了下来,但我们的双嘴还是没离开的欲望,继续狼吻着…情欲继续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