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图腾

作者:admin人气:1833来源:


.
  第一章


  在摆放古老图腾的展览厅里,抑压着的笑声自正在参观的学生中响起——就如带领学生参观的导游小姐所预期
的一样。而在引学生们发笑的罪魁祸首,正是那呆呆地站在展品台上男性雕像;而当说到『性』这回事,学生们是
绝对会忘记该守的规矩的。即使是平常在参观时最为认真的吉娜,也在她朋友森姆和金马伦耳边打趣说:


  「看,他那话儿长得可以用来钓鱼了。」


  「是啊,不过他可得小心不要被鱼勾勾到。」金马伦打趣的回答着。


  饱受噪音虐待的导游小姐耐心的等候学生们冷静下来,似乎早已经习惯了他们这必然的反应。直到学生们的私
语停下时,她才开始投入到她那演讲中。


  「不要看这雕像这个样子,它可是这展览馆所有关於美洲早期的文物中,最贵重的收藏品之一。它是一个古老
的图腾,很可能是代表着生育的精灵。」她停下来让学生笑够之后才继续说:「已前巫师利用像这样的雕像来召唤
精灵附体,藉以获取超自然力量。在很多部落中,巫师都是世袭的,而雕像亦会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像是价值连城
的珍宝一样。好了,有没有什么想问的?」


  让学生们问了一两个问题之后,导游便带领学生到下一个展览厅去。森姆、吉娜和金马伦这时却稍为堕后。他
们都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的勤奋学生(书虫),也经常一起行动。


  他们虽然受到同学们的尊重——森姆和金马伦都有玩拳击,而吉娜是学校体操队的成员,这让他们没有机会享
受到书虫所必须忍受的辱骂和欺凌——但他们从来都不是群体的中心。


  金马伦比较高廋,黄棕色的发色加上高高凸起的喉结;森姆则比较矮,也较为结实,黑发加上深褐色的眼眸;
吉娜身形娇小而苗条,但仍有足够的曲线妨碍她的体操练习。


  吉娜把她一头金发结成辫子,面上带着的厚边眼镜只会在睡觉时才会除下。暗地里,森姆认为若吉娜换上另一
个发型,穿上一些较女姓化的服装,再加上一对隐形眼镜,会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然而,他从没有打算和她说这些话——吉娜在气愤时舌头可是很毒辣的,而且森姆对着女孩子时总是比较怕羞,
即使那是他的好朋友。


  由小学开始他个三人己是好朋友,其由金马伦性格比较外向,口才亦较好。而森姆虽然不太说话,但却是三人
中的领袖。


  细意地打量了那个雕像一会儿,金马伦说出了他的感想:「我可不认为这是艺术品。」


  「这我就不清楚了,」吉娜笑着说。


  金马伦突然对森姆说:「森姆啊,你有印第安血统,是吗?你可能是某个巫师的后代啊。」


  「我父亲是印第安混血儿,」森姆承认这一点:「但不大可能和它来自同一个部落。」


  吉娜望了望雕像傍的介绍牌,说:「它说这东西是在这儿附近发现的。你父亲也是这儿土生土长的,是吧?」


  「那就没错了!」金马伦叫道:「去吧!把精灵召唤出来啊!」


  「哈!哈!」森姆心虚的笑着。事实上那雕像让他觉得有些心烦。为了表现得勇敢一些,他笑完后装模作样的
说着「来吧,精灵啊!」,同时用手轻拍雕像的头部。


  但当他接触到那用粗糙的粘土时,却感到像是触电一般,整个人倒向后方。吉娜和金马伦立时扶着他,防止他
跌倒。


  「怎么了?」吉娜担心的问道:「你还好吧?」


  「没事,」森姆含糊地说,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他的耳边响起低沉的隆隆声,像是海螺中的海浪声一样。
他感到眩晕,四肢无力。


  「你碰到什么吗?」金马伦紧张的问道:「不是触动了警报吧?」


  「算了吧,」森姆说,努力的令自己站稳,「我们去追上其他人。」


  他们急急的追着其他人进入另一个展览厅。森姆耳边的隆隆声随着他的脚步不断加大。突然,他感到脚下的地
面似是消失了。灰点在他眼前飞舞,而他的视线却集中在前方的光亮处。他像是在云上飘浮着。接着,一切都变成
漆黑一片。


  第二章


  当森姆醒来时,他已经身处一间白色的大房间内,床边围着数个身穿白衣的人。他的双手有些疼痛,而押着头
皮上的硬物则让他发痒。好一会后,他才意识到他正躺在医院里;手上打着点滴,而感应器则贴在他胸口和头皮上。


  一个比较年长,作医生打扮的人上前问他:「你好,森姆。你现在的感觉如何?」


  森姆想了一会。他感到有些头晕和虚弱,耳伴仍听到那些叫喊声,但已是非常轻微。


  「我想我已经没事了,」森姆说:「发生了什么事?」


  「你有记起什么吗,」医生(森姆这样想)问他。


  「我在博物馆里,」森姆回忆着:「所有东西像是变成灰色……我想我一定是晕倒了。」他苦恼地说着。


  「不只是晕倒啊,」医生说:「你足足昏迷了三天。」


  「三天!」森姆有些难以置信,「你是说,今天已是星期五?」


  「是的,」医生说,脸上有些笑意,「你竟可以算清楚今天是星期几?」


  「当然了,」森姆说着,对医生的惊讶有些迷茫。为什么他不应该做得到?「我有什么问题吗?」


  「唔,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医生没有否认,「你的心跳和呼吸都很正常,但脑部活动则……唔,不是太正常,
但也没有显示出有所损害。x光和磁震检查亦没有什么问题。就像你只是睡着了一样。」


  「睡了三天?」森姆有些难以相信。


  「是的。若你不反对的话,我们想对你进行一些检查,」医生继续说道:「也许我们可以找出原因。」


  「当然,我没有问题,」森姆很爽快的答应了。


  「很好!」医生笑着说,「我们会准备好一切的。但现在,你应先见见你的家人……她们很担心你。」


  「她们在这儿?」


  「这三天她们大部份时间都留在这儿,」医生说着,准备离开,「我去请她们进来。」


  森姆的母亲卡洛琳和姊姊琼安静的进入了病房,像是走入殓房瞻仰他遗容一般。她们看起来很相似——森姆的
母亲身材很高,配上一头红发和绿色的眼瞳;他姊姊比较矮一些,头发呈褐色,其他则和她母亲一样。森姆自己比
较像他的父亲詹姆士,但森姆已不太想得起他了。


  森姆向着他母亲和姊姊笑着,尽可能让她们安心。卡洛琳张开手臂,紧紧的抱着森姆。


  「我们很担心你啊!」她说着。森姆可感到她正在哭泣着,琼的双眼也有些朦胧。森姆有些不安,也为令家人
这么担心感到内疚。


  「没事了,妈。」他笨拙的轻拍母亲的背部,安慰着:「我很好,真的。」


  「你觉得怎样?」琼问道,握着他的手。她的动作也和平常不同——琼只比森母大一岁,他们平时都很小心的
保持自己的私人空间。平时她都装作看不起自己弟弟,但她对森姆真正的感情,现在却表露无遗。这让森姆觉得很
高兴。


  「我很好,」他回答道:「只是有些虚弱。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他母亲抬起头,擦了擦眼泪,「医生都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你就像睡着了,但却一直没有醒过来。」说着
说着,眼中又再沾上泪水。


  「我不是醒来了吗?」森姆有些迟疑:「那些医生想我再进行一些检查,但我没有觉得有何不妥。没什么需要
担心的。」


  「吉娜说你只是想逃避代数测验,」琼开玩笑地说,试着缓和一些气氛。


  森姆笑说:「可是葛蕾女士一定会要我补测的。」他母亲也淡淡的笑了笑。


  这时,一位护士把头伸进病房内,清了清喉咙说:「抱歉打扰你们,但我们现在需要进行检查了。」


  「让我们多说一会,」森姆抗议着,但卡洛琳很快的站起身,并准备离开。


  「不,我们可以迟些再谈,现在不该妨碍他们。」她说。琼跟着一起离开,但在门口时停下来回望。


  「迟些见,小子,」琼笑着说,离开时故意摇了摇头发。


  护士开始弄着他身上的感应器。森姆想着他的母亲和姊姊,想起她们是多么的关心他。这让他觉得高兴。她们
很漂亮,他一面胡思乱想,一面听着耳中的叫喊声。很奇怪他以前都没有留意到她们很性感。


  第三章


  那些检查佔据了森姆这天余下的大部份时间,而当它们不能告诉医生什么之后,医生们决定他的情况并没有即
时的危险性。他由深切治疗病房转移到普通病房,但仍要留院最少一天,亦要进行其他检查。


  卡洛琳和琼在晚餐是再来探望森姆,谈了些在他昏迷时学校发生的事。在探访时间完结,必须离开前的时候,
她们承诺明天一早会再来陪伴他。


  不需要再连着点滴和感应器让森姆觉得很高兴,但他却难以入睡。并不是他的床不够舒适,环境也已很昏暗,
即使走廊仍有微弱的灯光,但他就是睡不着,也许连续三天的睡眠让他身体现在没有休息的需要。


  大约零晨二时的时候,夜班护士开始巡视医院。当经过森姆房间时,发现森姆仍然醒着便走了进去。


  「你好,」她温柔的打招呼:「你觉得怎样?需要些什么吗?」


  森姆望向她。她的样貌很不错,头发成深褐色,白色的贴身制服突显着她那诱人的身材。即使昏暗的灯光不足
以分辨眼瞳的颜色,但仍可看见它们当中充满了关怀。


  「我很好,」森姆回答说:「只是睡不着。」很奇怪地,森姆耳边的叫喊声好像变大了,但森姆并不觉得难受。


  「睡不着?」护士重複着。


  「是的,」森姆说。他笑着加上:「也许我的精力太充沛了。」


  护士也被他引得发笑,「我想也是的。」她走到门徬并把它锁上,打开电灯的开关,然后回到森姆床边。这时
森姆看清她眼瞳的颜色——明亮的蓝色,「但也许你需要……」


  「需要什么?」森姆有些迷茫。


  护士小姐开始解开制服胸前的钮扣,并自然的说:「做一些什么来消耗你的体力。」


  森姆觉得很惊讶,但同时,心中的某个部份却让他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事,并让他相信这是非常正常和正确的。
护士小姐很快的脱下制服,随意的放在椅上。


  在护士制服下她只穿着白色的胸围和内裤。她跟着弯腰解开鞋带,脱下鞋子和短袜,然后她打手伸到背后解开
胸围的扣子,让它自然的滑下,展示她的傲人的双峰。


  她的双乳就如刚刚还穿着衣服时所显示的那样大,坚挺而美丽。深色的乳尖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份外显眼。最
后,她把内裤褪下,露出双腿间卷曲的毛发。


  就像大部分的年轻人一样,森姆密藏着一些成年人的读物,但却从未真正的看过女子裸体。尤其像眼前的她,
丰满而诱人。


  「喜欢吗?」看见森姆正目不转睛的望着,护士小姐带点消遣意味的问道。


  「喜欢。」森姆回应着:「你很美!」


  「谢谢。」护士小姐微笑着走向他,「要摸我的胸部吗?要温柔一些啊。」


  不再需要更多的鼓励,森姆的双手立时攀上了那对坚挺的肉球,温柔地揉搓着。手指轻轻的拉扯、玩弄已经变
硬的乳尖。护士小姐在发出欢快呻吟的同时,身体微微的前倾,好让森姆能更容易的玩弄。森姆花了数分钟在抚摸
她的身体,迷醉於那份温暖的触感。


  「可以吸吮它们吗?」森姆带着期盼的问道。


  「当然可以。」护士小姐毫不犹豫的回答。


  她把其中一棵乳头送到他的唇边,森姆试探性的用舌头拨弄了一会儿,才把它含入口中。他的动作令她发出愉
悦的叹息。


  森姆轮流吸吮她坚挺的双峰,用舌头逗弄着峰尖上的乳头,而别一只乳房亦被他的手温柔的抚弄着。同时,森
姆的另一只手伸到她的双脚之间,感受着那儿的潮湿和温热。他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肉唇,温柔的穿入她的体
内,缓缓的抽插着。


  这状况在维持了一段不短的时间,直到护士小姐不情愿地移开身体,进行下一步止。她把森姆的被子揭开,温
柔的替他把病人袍褪下。


  森姆的分身让她发出了满意的笑容,毫不犹疑的,她俯身把森姆的分身含在口中。由於动作的关系,两个摇晃
着的乳房带动乳头在森姆的大腿上轻轻的磨擦着。


  分身被温热的口腔吸吮的感觉,让森姆错以为自己上了天堂。在森姆的分身充分的充血及润滑后,护士小姐爬
上了森姆的床,跨坐在森姆身上。


  同时,护士小姐以双手扶着森姆的分身,对准她早已湿润的阴户口,然后慢慢的把身体降低,让森姆的分身顺
利的进入自已体内。


  「啊……太舒服了!」护士小姐喘息着,「现在,让我们一起来消遣你的精力。」


  护士小姐热情地在森姆身上活动着,这可是森姆的第一次啊!护士小姐的激情让森姆极端的兴奋,但同时,森
姆却发现他可以很容易的控制自己。


  当护士小姐用自己的密穴套弄着的分身时,森姆双手也同时探上她的胸部,温柔地搓揉她的双峰。


  不一会儿,护士小姐达到了高潮。在高潮的同时,她迅速的把拳头塞入自己口中,封起那响亮的叫床声。


  在整个过程中,护士小姐都没在停止在森姆分身上套弄的动作,除了在高潮的那一刻稍稍停顿之外。森姆坚持
了约二十多分钟,才在护士小姐体内发放自己的欲望,同时,亦带给护士小姐第二个更为强烈的高潮。这感觉让森
姆觉得不可思议,完全非已往自慰时的感觉可比。


  经历了两次高潮的护士小姐倒在森姆的身上休息,以恢复体力。森姆静静的拥抱着她,轻抚她的发丝,在她耳
边轻声的呢喃着。


  休息了一会儿后,护士小姐便离开了森姆的怀抱,温柔地把森姆的分身再次含在口中,以舌头清理森姆分身上
所残留的体液。然后再为森姆穿上衣服,盖上被子,才穿回自己的制服。整理完毕后,护士小姐再次走到森姆身傍,
给了他一个吻。


  「现在,睡一会吧。」护士小姐已准备离开了。


  「可以告诉我名字吗?」


  「珍妮,我叫珍妮。快睡吧。」


  「晚安,珍妮。」说罢,森姆闭上眼睛。这次,森姆很快便睡着了。


  第四章


  第二天醒来时,森姆有些怀疑昨夜事情的真实性,也许只是一场春梦。但留在他身上及床单上的性爱香味,却
否定了他的想法。也许珍妮只是习惯了和睡不着的病人做爱,但那也太过疯狂了。然而,森姆心里的某一部分,却
让他知道,珍妮本来就应该这样做的。


  这一天医生们森姆在身上进行了更多的检查,但仍是没有任何结果。回到病房时,森姆再次见到他母亲和姊姊。
她们告诉他若再没有什么大问题,明天他就可以出院了。


  「还要住多一天啊,」卡洛琳的声音充满同情,「但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我明白。」森姆同意卡洛琳的意见,但他更关心另一件事。珍妮今晚是否仍需当值呢?


  下午的时候,金马伦和吉娜来探望森姆。他们的表情有些担心,但看见森姆没有什么事后,也变得放心了些。


  「你在倒下时,我还以为你就这样死了。」金马伦想起来还有些害怕。


  吉娜送了他一肘外加一个白眼,「他还以为那个精灵袭击你呢。」


  「我才没有。」金马伦抗议着,却只引来森姆的笑声。


  「这也算是一种解释吧,虽然没什么真实感。」


  「那些医生找出原因了吗?」吉娜问。


  「他们认为可能是某种癫痫症。而且我爸爸也有这种病。以前爸爸还在时,妈妈有时会发现爸爸在客厅中昏迷。
妈妈也以为这……」森姆没有说下去。


  他的父亲在他小时候便已在交通事故中死去,他清了清喉咙,继续道:「无论如何,这可能就是原因吧,但爸
爸只会昏迷数分钟。他们仍不清楚我为什么会昏迷这么久。」


  「以前有发生过吗?」金马伦有些担心。


  「没有,但正如人们说的,凡事总有第一次。」


  中午,医生们为森姆进行了更多的检查。黄昏的探望时间时,卡洛琳及琼来到医院陪伴森姆直到探病时间结束。
临离开时,卡洛琳告诉森姆他明天早上便可出院,她们会来接他回家的。


  晚上,森姆再一次的躺在床上,但这一次他心里面却满是期望。时钟走到一点时,珍妮如他所愿的再来到他房
间。这一次珍妮没有说话,直接的打开灯并关上门。接着她便轻快地脱下衣服,顺手的放在椅上,便爬上了森姆的
床上。


  他们不停的做爱,不断的吻着、抚摸着对方的身体。森姆双手没有放过珍妮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不停地在其
上来回抚弄、舌头贪心的舔着她的双乳、双手不断的挤压她结实的臀部。


  当他的舌头滑过她早已因兴奋而湿润的阴户时,她发出了欢愉的轻呼声。这次珍妮和昨夜一样,骑在森姆身上,
把森姆早已坚挺的分身插进自己的阴户内,在森姆身上疯狂的摆动。当森姆终於射进她身体里时,她早已经历了数
个强烈的高潮。


  当结束后她还浸淫在高潮的余韵时,森姆紧紧的抱着她,不断的轻吻着她的面额。


  「你以前……有这样做过吗?」他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珍妮对着他笑了笑:「你指做爱吗?当然了。」


  「不,我是指……像这样……和病人做……」


  「不……」珍妮考虑了一会,「但这一次……你想我这样做,不是吗?」


  「当然!」森姆飞快地回答:「这实在太美妙了。」


  「我也一样啊!」珍妮回应着,「这是我做过的最美妙的一次。我从未试过有这么多次高潮。这实在太神奇了。
而且你还只是个孩子。我从没有想过你会这样了不起,你实在让我惊讶。」


  「这是我的第一次,」森姆有些不好意思。


  「真的?呀!我真不能想像当你有更多经验时,会变得如何利害!」珍妮的赞赏引得森姆放声大笑。


  继续相拥一会儿后,珍妮才不情愿的离开森姆的怀抱,起身穿上衣服。森姆蛮有兴趣的看着。穿好衣服后,珍
妮回到他身傍,温柔的吻了他一口。


  「你一切都正常,这让我很高兴,」珍妮有些不拾:「但你明天便要出院,我却有些舍不得。」


  「我也一样啊,」森姆的心情和她差不多,「也许你可以来探我啊。」


  「也许吧!」她再一次吻他:「发个好梦。」然后她便关上灯离开了。


  第五章


  为了接森姆回家,卡洛琳和琼很早便来到医院。森姆坐在轮椅上,由助护推上自己母亲的车上。这让森姆感到
有些尴尬,但森姆仍感到十分虚弱,所以也并不十分抗拒。


  回到家后,他母亲让他安坐在沙发上,为在盖上毛毯,并把一堆枕头放在他身后,让他可以舒适的坐着。在这
一整天当中,卡洛琳和琼都对他非常好,无论是解闷的读物、或是饮料、食物等,只要森姆需要,她们都会拿来给
他。知道自己在母亲和姊姊心中如此重要让森姆非常高兴。


  不,也许应该说森姆对自己完全康服后便不能再享有她们如此无微不至的照顾而感到不舍。


  这一天很安静,卡洛琳大部份的时间都留在家中,做着她已很久没做过的家务,也清理了一些收费单。琼也一
反常态的留在家中帮助母亲做家务,而没有和朋友去玩。做完家务后,她把自己的功课拿到客厅中,一面做功课,
一面陪伴着森姆。


  「吉娜说明天会把你这几天的功课和笔记拿给我,」琼告诉森姆:「这样你便可以很快的追上课程。」


  「不要提醒我啊,」琼的好意换来了森姆的惨叫。「我没有参加上星期的测验,葛蕾女士现在一定非常热心的
为我准备补测的了。


  琼笑着,温柔地把森姆的头发弄成一个大鸟窝。「你就是喜欢诉苦。平时你不是常说代数容易得让你打瞌睡的
吗?」


  这天晚上,一家三口一起坐在沙发上收看星期天的黄金节目「x档案」。森姆再一次发觉他的母亲和姊姊是如
何的吸引人,由其当她们正一左一右的坐在他两边——或者说倚在他身上更正确一些。


  这样维持了一会儿之后,森姆轻轻的用手抱着她们的肩膀。她们不但没有抗拒,反而更加靠在他身上,直到节
目完结为止。


  若说早上森姆坐在轮椅上让人推着让森姆觉得尴尬的话,晚上他母亲和姊姊合力把他抱上床,则让森姆难堪得
想死去了事。但看着自己仍在战抖着的双脚,也只有接受现实了。看来他还要一段时间才可完全康复。


  「很可惜我明天要上班,不能留在家中陪你,」卡洛琳说着,一面替森姆把毛毯盖好,完全把他当成小孩子。
「琼也要上课,不留请假。但我已告诉了塞文森太太,她说明天她会来看顾你,也会为你准备午餐。」


  「我没事的,」森姆有些不愿意:「就不要麻烦塞文森太太了。」


  「我们仍不清楚你的病情,」卡洛琳的态度很坚决:「而她也很乐意帮忙。若你真的好起来的话,也许星期二
就可以上学了。现在,你需要睡觉了。」


  她照平常一样给了森姆一个晚安的吻,但让森姆惊讶的是和平时吻在面上时不同,这一次卡洛琳热烈的吻在他
的唇上。而更让森姆惊讶的是,琼同样给了他一个晚安吻,当然也是在他的唇上。


  「睡个好觉,小伙子。」说完后,她便和母亲一起离开森姆的睡房。


  当躺在床上时,森姆想起了在医院里的珍妮,这晚她没有帮助他入睡,让他感到有些遗憾。


  但即使如此,森姆很快便进入梦乡。


  第二次卡洛琳和琼在出门前,再次把森姆移到客厅的沙发上,让他舒适的安坐着。比起昨天,森姆感到身体已
康服了很多,但仍和以往有一段距离。他耳内的呢喃声仍然存在,但声音已减弱到森姆要很留心才听得到了。独自
留在家中的森姆已预备度过沈闷的一天,但最少他过有一大堆的书本和杂志陪伴他。


  约早上十一时许,塞文森太太便来探望森姆。后备锁匙在门锁中中转动的声音打扰了屋内的宁静,也唤醒了正
投入到书中世界的森姆。当大门被打开时,森姆刚把手上的书放下。


  他的邻居是一位很友善的年轻太太,有一头暗金色的秀发。个子不高的她却有着近乎完美的曲线。她的外表很
吸引,卡洛琳和她的关系很不错,但森姆却不怎么喜欢和她相处,虽然森姆对她的态度还是很有礼貌的。


  塞文森先生的年纪要比他太太大,头发已有些灰白,肚子也不算小。而总是做着那些森姆难以理解的工程的他
每天在家的时间亦不长。他和森姆一家的关系只停留在点头之交上。


  与他相比,森姆对塞文森太太——露娜就要熟悉得多。


  对森姆来说,母亲拜託塞文森太太照顾他让他感到有些尴尬,就像他还没学会照顾自己,仍需要保母一样。但
最小在视觉上,塞文森太太仍为森姆提供了不错的娱乐——森姆喜欢偷看塞文森太太丰满的双乳在衣服下晃动的景
色,也已不只一次这样做过了。


  至於森姆不太喜欢和塞文森太太相处的原因,则在於她是一个非常非常健谈的人。正如这次从她进入大门开始,
她的嘴巴便没有停过:为森姆的「意外」惊呼、为他的康复表示欣赏、更为他错过数天的课堂表示难过。森姆虽然
礼貌地回答着她的慰问,但他那可怜的话语早已完全地掩没在塞文森太太滔滔不绝的问题和感想中了。


  虽然塞文森太太完全没有合上嘴巴的意思,但是她也没有忘记到森姆家的原因。她先去厨房检查一下卡洛琳为
森姆留下了什么东西作午餐,然后回到客厅为森姆盖好毛毯,让他可以更舒适的坐着。


  今天塞文森太太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贴身格仔裙,而当她弯腰替森姆弄好毛毯的时候,森姆能清楚的看见塞文森
太太那被衣服包裹着的双乳随着她的动作而晃动。但可惜的是,今天森姆的动作不够敏捷,所以当塞文森太太望向
他的时候,他移动视线的速度慢了半拍,让塞文森太太发现了他的正注视着什么地方。


  干坏事被发现的森姆整块面都红了起来,但塞文森太太只是笑着,并没有发怒的意思。


  「还真看不出,森姆原来是个小色鬼呢!」塞文森太太笑着说。


  「很对不起,」做坏事被发现的森姆声音有些胆怯。


  「是啊,你应该觉得羞耻的,」塞文森太太的声音里没有森姆预期的怒音,户而有些调侃的意味。「你知道吗?
这样看着我的乳房,可是非常、非常要不得的。」


  森姆对塞文森太太的回应感到有些惊讶,但并不太觉得意外。像是他心里的某一部分本来就预期塞文森太太会
有这想的反应。


  「噢,是的,你的乳房真的太美了,」平常不可能说出口的词句由森姆的口中冒出:「我真的忍不住看着它们。」


  塞文森太太似乎觉得森姆的说话很有趣。「真好色啊!」她批评着:「那,你喜欢看我的乳房啊,是吗?」


  「是的,」森姆只有同意她的说话。


  「那么,若我把裙子脱掉,让你看得更清楚,你会更加高兴吧?」她继续调侃着森姆。


  「当然了!」


  「那么,」塞文森太太边转身边说:「看在你还是病人份上……可以替我拉开拉炼吗?」


  森姆拉开她裙子背后的拉炼,然后塞文森太太站直身子,任由连身裙滑落地上。再次转身向着森姆时,她上身
只剩下一件普通旳花边白色胸围。


  「唔……」塞文森太太望向森姆的目光中,有些挑逗的意味。


  「非常、非常的美,」森姆称赞着:「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若把胸围也脱掉的话,我会更加高兴的。」


  「你真的不是一般的好色啊。」塞文森太太感叹着,同时如森姆所说的把手伸向背后,解开胸围的扣子,让双
乳直接的暴露在森姆眼前。她的乳房比珍妮的要大一些,乳头的颜色也比较深。现在塞文森太太就只穿着内裤和网
球鞋站在森姆面前。


  「你有一对漂亮的乳房。」森姆并不吝啬赞美的言词。


  「多谢你了,不过我想若我让你抚摸它们的话,你会更喜欢的。」


  「是啊!」


  「还想吻它们吧?」


  「是啊!」


  「当然还要吸吮我的乳头吧?」


  「是啊!非常想。」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的小色鬼呢!」塞文森太太口中说着,同时坐在森姆身傍,好让他能方便的玩弄
自己双乳。


  森姆花了很长时间去搓揉她的双乳,用手指夹着她的乳头,慢慢的拉扯、旋转着。森姆亦不时用舌尖舔弄她的
乳头,围着她的乳晕打转。有时还会用牙齿轻咬她的乳头,把它们含在口中吸吮。虽然塞文森太太不停的说着森姆
是如何地好色,但森姆却知道其实这为她带来很大的快乐。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塞文森太太的呼吸明显的变得急速了,而发出的呻吟声亦让她难以继续评价森姆的行为。
很快的,她已完全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地把森姆的头按在自己胸部上,并大声的吟唱着。


  一会儿后,她原本白澈晢的皮肤染上一层嫣红,身体蹦紧的同时,发出一声高吭的呼声。这让森姆知道塞文森
太太在自己的玩弄下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后,塞文森太太——或者该称她做露娜了,森姆私自换了一个较亲密的称呼——稍为休息了一会,才自
森姆身上离开:「我该去准备午餐了,我已为你的好色行为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说完后,她便走去厨房弄午餐,
完全没有先穿回衣服的打算。


  一会儿后,露娜便把午餐弄好,放在托盘上拿给森姆。同时露娜亦为自己准备了一份,坐在森姆对面的椅子上,
和森姆一起进食。进餐时他们都保持沉默,但森姆的目光却不时扫过露娜完全裸露的胸部。同时,他也注意到露娜
在厨房里面时,把自己的鞋袜都脱掉了,现在她身上只穿着内裤而已。


  吃完午餐后,露娜便把餐具收拾好。之后,重新坐回椅中的她给了森姆一个诱人的微笑。


  「吃饱了吗,小色鬼?想吃甜品吗?」


  「我想我还吃得下的。」


  「那么,」露娜站起身把内裤脱掉,再坐下时同时把只脚张开,让双腿间的神秘地带展露在森姆眼前。隐藏在
茂密森林下的,是早已湿润的阴户,和因兴奋而充血胀大的阴唇。感受到森姆灼热的视线,露娜把双脚分得更开,
让森姆可以看得更清楚。


  「要尝尝吗?」露娜挑逗着。


  受到露娜的邀请,差不多完全回复体力的森姆离开躺了整个上午的沙发,走到露娜身前,跪在她双腿间,试探
性的在她的阴户上舔了一下。这让露娜忍不住发出欢快的呻吟声。


  同时,发觉那儿味道很不错的森姆也不停的舔弄着。虽然森姆所有有关口交的知识都是由书中看来的,本身并
无实际经验,但现在做起来却像是他的本能一样。


  很快的,露娜便在他的舌头下沦陷了,不断发出欢愉的叫喊:「不……不要……,不要停……还要……还要…
…啊……啊啊!!」


  随着露娜的兴奋程度不断升高,森姆把手指插中露娜的阴道中抽插。一只、两只、三只的渐渐增加。很快的,
露娜在尖叫中到达了今天的第二次高潮。露娜拉起森姆,紧紧的拥着他,疯狂地吻着,让森姆嘴唇上的爱液涂满自
己的面上。直到稍为平静后,露娜才放开森姆。


  「那真是太美好了,小色鬼,」她的呼吸仍未回复正常,已开发动手脱去森姆的衣服。「现在轮到我吃甜品了!」


  今天森姆只穿上了汗衫和短裤,很快便被急不及待的露娜脱下。露娜热烈地吻着、舔着森姆的身体,舌尖在他
的乳头上打着转。她把森姆的分身含在口中吸吮。


  在医院时,珍妮也为森姆口交过,但方式却和露娜有很大差异。她不停地吸吮着森姆的分身,用舌尖挑逗着分
身的前端,前后晃动着脑袋,让森姆的分身在她口中抽插着。森姆闭上眼睛,全心全意的感受着这细腻的快感。他
感到自己可以在这快感中无止尽的坚持下去,想射精多少次也完全不是问题。


  在让露娜吸了数分钟之后,森姆放开射精的冲动,白色的浆液在露娜口内发射。像是在吃着最美味的色物一样,
露娜把它们全都吞下。


  而森姆虽然刚刚才发泄了一次,但分身仍然没有丝毫软化的迹象。自露娜口中抽出分身后,森姆粗鲁地把露娜
推倒在沙发上,用手打开露娜的双脚,让早已湿润的阴户暴露在自已眼前。稍为调整了位置,把分身对准露娜的小
穴后,森姆便毫不犹豫地挺进。身体被充满的感觉让露娜发出满足的呻吟声。


  「噢!你这个小色鬼,把你的大肉棒插入我的小穴里,」露娜在喘息着:「难题你想干我啊?」


  「不,我已在干着你了。」森姆激烈地在露娜身上进行活塞运动。


  「是啊……你正在干我……干我的……我的小穴……!!」强烈的快感不断冲击着露娜,话语变成一声声悦乐
的吟唱。用不了几分钟,露娜便到达另一次的强列的高潮。


  仍未尽兴的森姆想试试另一些新的体验,在抽出分身后,便吩咐仍在享受高潮余韵的露娜翻转身,伏在沙发上。


  露娜顺从的翻了身,并把双脚大大的分开。森姆用手把她的臀部分开,把分身的头部顶着她紧窄的肛门。


  肛门被插入的痛楚让娜露发出惊叫,但她并没有丝毫的反抗,只是尽量的忍受初次肛交带来的痛楚与快感,口
中不停的呢喃着:「噢……小色鬼要干我的屁眼……要飞了……飞了……」


  受到露娜的鼓励,森姆更加深入露娜的体内。那里的感觉和阴户有很大的差异,非常地紧,磨擦力也大得多。
抽插数次之后,森姆便达到了界限,把精液射进露娜直肠内。随着森姆的欲望解放,露娜再一次到达高潮。


  发泄过后,精疲力尽的两人相拥着躺卧在沙发上。稍事休息后,森姆把软化的分身从露娜直肠内退出,露娜勉
为其难的爬起,摇摇晃晃的走到浴室,把毛巾弄湿后回到客厅中把森姆和自己清洁乾净。


  在露娜替他抹身的时候,森姆只手仍不安份的在露娜身上抚摸着。最后,被弄得面红耳赤的露娜在清理完后才
匆匆的穿回衣服,准备离去。


  「唔,希望你会早日康复,森姆,」露娜告诉森姆:「不过若你还需要看护的话,我会后乐意的为你服务——
无论任何时候。」